矿用通信电缆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矿用通信电缆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也谈阚凯力的3G巨亏论

发布时间:2021-01-22 04:29:53 阅读: 来源:矿用通信电缆厂家

在国内3G的喧嚣中,阚凯力不断以其“3G巨亏论”、“3G灾难论”引起阵阵轰动。但个人认为,业界大可不必此为这种危言耸听折腾,纵观这些年,阚凯力先生这些年在电信业抛出一个又一个破绽百出所谓“真理”,如果从专业研究人员判断,可以说大多缺乏对行业发展和技术趋势的基本判断力,缺乏基本的经济学意识,如果真如其所言,那全世界的电信产业和中国电信业都似乎在瞎折腾,而只有阚凯力最聪明了。阚凯力对3G的判断主要来自需求不足和技术过剩,这个论点在本世纪初互联网泡沫破灭随后的3G启动期时曾风靡一时,但到今天仍然以此为判断无疑是以偏概全。

首先,发展3G的国家包括不少落后国家,如斯里兰卡、越南、印尼、塔吉克斯坦、印尼等国家也在大规模投资建设3G(商用网而非试验网),这些国家照理比我们更加应该没有需求,问问阚凯力为什么?全球3G用户今天已经发展到超过8000万(不含CDMA1X),很显然,如果彩色电视已经大规模应用,有必要再如此大规模投资黑白电视吗?现在我国在2G网络上的投资每年是移动800亿,联通600亿(已经不怎么投CDMA),几个熟悉的在移动搞网络建设工作的朋友告诉我,移动GSM网络工程建设几乎整天忙不过来,移动的朋友自己也说如果允许自己决策建3G,移动早就不会建2G了。

中国移动用户还可有3亿,在全球发展3G时我们如果大部仍大规模2G,无异于产业自杀(不过如果你问问阚凯力产业升级有什么意义,估计恐怕他肯定说不出来,因为他对电信业认识大多只是基于美国1984年以前的东西)

对于电信业本身来说,技术升级会带来投资结构和投资方向的优化。现在行业投资矛盾非常突出,固网投资每用户已经超过1600元,而移动每个用户投资已可达固网一半,这样至少可以释放相当一部分投资矛盾。在移动运营商1400亿的2G投资中,基本上移动网络设备全部采用国外运营商,3G也可以让国产设备商获得很多机会。

第二、3G投入规模是可控的。3G是不是必然亏损,首先需要看投入多大,阚凯力还不知道3G到底投入多少就断言必然亏损,真是电信神人。实际上现在可以有多种方式控制投资规模。在度过初期投资冲动后,而现在全球运营商的3G投资方式都已非常理性,都是基于依托2G网络运营,只在热点地区覆盖,这样风险和投资规模大大降低了,只有和黄公司是全新3G运营商,但也是采用借助其他运营商2G网络运营方式。对于国内运营商而言,全部已经上市,恐怕阚凯力还不知道资本市场对这些电信企业投资的约束力,国资委也有资产增值考核要求,现在的运营商不见兔子也不会轻易大撒网。比如中电信董事长王晓初已经透露其3G投资计划,首先只在5个省份建网,无疑正是资本市场约束的结果。

看过几份投资银行和咨询机构详细数据分析报告,他们的基本判断都是全国性3G运营商最终可有前3家赢利,第4家定会亏损。还没有明确发几张牌,阚凯力就一句话判断必亏,却没一个数据支撑,未免太聪明了。

其实还有另外一方面,对于运营商而言,即使有些业务不能实现赢利,但对于其全部业务而言仍可能是有利可图的。以IPTV业务为例,大规模拓展这种业务的成本相当高,需要对城域网大规模改造,IPTV业务本身独立核算实际上几乎没有多少利润,但却可以盘活运营商现已投入的大量网络资产。中电信的号码百事通业务也是类似性质。对于网通、电信、铁通而言,获得移动业务即使不能赢利,也可以进一步盘活其大量网络资源、用户资源等。

第三、3G对上下游的产业带动效应是巨大的。否则,如果阚凯力所说3G无用,国家十一五计划将3G列入重大项目就是吃饱撑的。目前所有电信运营商包括固网和移动都在竞争提高网络接入速率,网络接入速率对于吸引用户至关重要,决定用户能够享受的应用内容丰富度,更决定用户感受的服务质量。要不然,卖完586的英特尔和WIN95的微软就该破产了,阚凯力前几年判断宽带没有市场也是基于宽带没有需求,后来却称宽带快速发展是因为增值内容丰富后才产生网络需求。增值软件服务开发速度远比宽带网络建设速度快,网络接入的瓶颈直接制约向用户呈现的服务内容,如果网络接入速率不提高,即使开发出丰富增值内容用户也难以忍受服务质量。

阚凯力对3G增值业务认识只是可视电话看,可以说非常肤浅。3G只是一个较高速率业务平台,能够承载什么业务需要大量二次开发,个人认为伴随无线接入速率提高必然会带来增值服务,也必然如胡鞍刚所言,会带来大量大学生就业机会。根据信产部数据,2004年增值企业直接从业人数为86万,而2005年底迅速达到140万,是一个非常有就业潜力的领域。阚凯力认为用建3G的钱修马路也可解决就业更是外行话,3G是个市场经营行为,而修马路是个政府短期投资行为,解决就业意义和层次完全不一样,而且从来也没有听说有如此转移支付制度,日本NTT、新加坡电信都是国有控股运营商,经营利润非常可观(NTT全球第一),也没有看到让他们去修马路。

与3G类似的一个产业是数字电视,欧盟、美国、日本等很多国家都对数字电视制定了雄大的产业计划,并都强制在2010年左右停止模拟电视播放。如果3G没用,凭阚凯力的想象力,必然要说数字电视更是胡闹、无用和浪费,更加想象不出数字电视有什么用户需求,用户除了免费还有什么需求。不想再多剖析。

第四、阚凯力主张上WIMAX,信产部研究院杨培芳教授指出:既然3G没有需求,WIMAX更没有了。从WIMAX本身来看,目前也有炒作嫌疑,首先所谓50公里的覆盖距离噱头,这样北京只要4个基站就可以全覆盖,澳大利亚早已建过覆盖达200公里的CDMA,联通在舟山建过覆盖70公里CDMA,但这没有多少意义,是完全理想的状况,而且最重要的是手机反向信号功率太小根本无法到达,WIMAX也是同样。CDMA技术从89年开始投入技术试验,6年后才开始商用,GSM和3G技术的试验期更长,TD-SCDMA到今天已经测试5年仍是如此,而802.16E的芯片要到2007年才会推出,随后需要一段不定试验期,系统设备成熟至少再需要2-3年,而终端会再晚1-2年。而且WIMAX技术的HARQ、TURBO和自适应编码、自适应天线和MIMO天线、OFDM技术都几乎完全和3G的演进技术相同。与其等待一个未知的缥缈,不如踏实前进,否则产业会失去很多机会。

最后,想对这位“电信专家”说一句:鸭子之所以叫的响,并不是因为它聪明,仅仅是因为它需要叫而已。

万彩吧下载

古云传奇

正版福利彩票下载安装

梦幻战记安卓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