矿用通信电缆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矿用通信电缆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24岁别克车主成暴戾男子凭车行凶的受害者比窦娥还冤

发布时间:2020-03-02 14:34:23 阅读: 来源:矿用通信电缆厂家

街头被砍死事件真相大白

24岁别克车主比窦娥还冤!

成了暴戾男子凭车行凶的受害者

2013年11月6日晚,年仅24岁的东东莫名其妙地被一伙人乱刀砍死,究竟是因为啥?因为他开了一辆别克车?因为他出现在酒吧门口?因为他蓬起来的发型?因为他153公分的身高?

日前,晨报记者独家专访受害人家属以及本案公诉人,还原东东被误杀真相,而这一切竟是因他情而起,与东东本无任何关系。

噩耗:儿子莫名其妙被乱刀砍死

2013年11月6日23时许,家住九江经济技术开发区国豪水岸城的张先生在家中甚是焦急,他已经连续给儿子东东打了3个电话都无人接听,我给他规定的最迟回家时间是晚上10点20分。这是张家父子间的君子协议,在外面玩可以,但必须按时回来。在张先生印象中,儿子很少逾时不归,如果临时有情况,他9点半就会给我打电话。

23时30分,已经坐不住了的张先生和妻子一起出了家门,直接打车到烟水亭,沿着浔阳路至西门口一带,一路寻找东东,我知道他经常在这一带的网吧上网。直到凌晨,张先生接到了警方的电话,他们说你儿子出了点事,叫我马上到局里去。

警方并没有在电话中透露东东究竟出了什么事,张先生的第一反应是出了车祸。而赶到公安局之后,这对夫妻得到消息远比想象中的严重。你儿子已经死了。张先生向晨报记者回忆着当时警方跟他说的话。

当天晚上,张先生就辨认了东东的尸体。警方从办公电脑上调出了几张照片给张先生看,就是这几个人干的。张先生继续回忆,第一时间锁定犯罪嫌疑人是对他们唯一的安慰,而东东的死因也当即被警方查明乱刀砍死。

我当时就崩溃了。时隔一年零三个月,张先生仍用这句简单的话来形容的自己当时的状态。难以接受!这是与晨报记者交谈中张先生说的最多的四个字。在这位父亲眼中,东东社会关系极其简单,与任何人都无冤无仇,与他有来往的就几个同学。

泡影:本准备今年初结婚的

东东有一辆价值13万元的别克汽车,是我在2010年7月给他买的。平时,东东就开着这辆车去上班、玩。之所以给他买车,是因为当时东东已经谈了女朋友,恋爱三年多,张先生早就把那个女孩当成了自己的准儿媳,我们之前打算让他们今年年初结婚的。

关于东东的未来,张先生已经有了明确的计划,不仅买了车,连婚房也一并给他准备好了。就是国豪水岸城的房子,和我们住在一起。张先生向晨报记者说,他对准儿媳十分满意,在房子的问题上,女方并不计较,我们三室一厅的房子,她也答应结了婚先和我们住在一起。另一个让张先生感到踏实的是女方的身高,女方也只有一米四几,东东没什么压力。

张先生名下有一家五金店,在四码头,生意还可以吧。张家人1986年就从温州到九江来做生意,日子过得平平淡淡。按照张先生的计划,东东结婚后,他就准备退居幕后,让儿子当老板。

在案发时,东东正在张先生的姐夫在八里湖附近开的一家电线公司里务工,一个月1000多块钱吧。在工作一事上,父子间有过小小的分歧。用张先生的话说,东东觉得给父亲工作太碍手碍脚,不如给亲戚做事来得痛快,反正都是自家人,那就先让他锻炼几年。先妥协的是张先生,反正我的店迟早也是他的。

刀光:就是这辆车,下车砍他!

2013年11月9日,本案的五名案犯:张坤、徐常喜、胡超、殷壮壮、黄某静全部归案。案情浮出水面:同年11月6日晚9时左右,张坤先打电话给徐常喜,让他联系殷壮壮并准备刀具。随后,张坤等五人在开发区88酒吧门口会合,一起坐在车里等待。22时许,几人看到了东东驾驶的别克车,便手持刀具砸车。东东在慌张中迅速驾车逃离,行驶至长江大道开发区医院路段时,东东下车查看车辆被砸情况。这时,张坤等人尾随赶到,手持刀具当场将东东砍死。

判决书显示,张坤是这起血案的主谋:就是这辆车,下车砍他!在张坤令下,徐常喜、胡超分别持刀砍人。殷壮壮开车,黄某静在车上观望。

就是要砍死你!从律师处查阅了本案全部案卷材料的张先生,对一位目击证人的上述证词记忆尤其深刻,足以证明他们有多么残忍!

而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,经过层层调查,司法机关均查明,东东与张坤等五人素不相识、毫无瓜葛,张坤等人也没有谋财、劫车的可能性。

那么,本案的起因究竟是什么?

真相:因情约架砍错人

判决书显示,张坤等五人的罪名都一样故意杀人。其中张坤被判处死刑、立即执行;徐常喜被判处死缓;胡超被判刑十五年;殷壮壮获刑四年,五人中唯一的女性黄某静获刑最轻:三年。

黄某静今年21岁,案发前在我市一家网络公司任文员,大专毕业,曾当过幼师,三年刑期将给她的人生带来巨变。实际上,在本案审查起诉阶段,关于黄某静是不是构成犯罪,也存在着争议。一种观点认为,她没有参与杀人,也没有挑唆他们杀人,主观上没有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,不应该被起诉;另一种观点认为,对于这起事件,黄某静全程在场,没有有效阻止,而且事件因她而起,她难逃其责。最终,无论是公诉人还是法官,都采用了后一种观点。

当天晚上,黄某静和当时的男朋友张坤一起在88酒吧玩,大概20时许,一位男性给她发了短信,内容为能不能占用你半个小时时间?恰好被张坤看见。张坤认为这个男人骚扰他女朋友,于是拿起电话与那男人对骂起来,约对方摆场子。

接下来的十余分钟,张坤抢下黄某静的手机与那男人继续对骂。那男人也毫不示弱地说:我马上就来!

那男人姓石。公诉人告诉晨报记者,石某的确和黄某静见过几面,是朋友关系,有追求黄某静的打算。而所谓约好摆场子,完全是石某逞口舌之快,和张坤打电话时,他人根本不在九江。他和东东唯一的共同点是:都有一辆别克车。

判决书上载明:在张坤等人看到东东的别克车时,曾问黄某静,是不是这个人?黄某静的回答是:不知道。

就是这句不知道,让东东父亲张先生很难释怀。在他看来,黄某静才是致使他孩子殒命的幕后凶手,她肯定是想杀掉一个,就可以嫁给另一个了。但是,公诉人根据现有证据,明确排除了黄某静具有这种主观故意,一个21岁的女孩,有那么坏吗?至于她当时为什么会说不知道,现在已很难揣测出她的心理:有人认为她是被气势汹汹的张坤等人吓坏了,敷衍中说出的;也有人认为,她是在炫耀真的有男人会来为她摆场子打架。

可以肯定的是,张坤当时问了黄某静,石某开什么车,黄某静的回答是银灰色的别克,包括那句不知道,都证明黄某静对本案负有责任。她的态度就是回避。公诉人对晨报记者说道。

偶然:恰巧路过附近加油站加油

按照张先生对儿子的了解,东东当天肯定是在网吧玩游戏,10时之前开车回家,恰好路过88酒吧门口,可能在停在酒吧旁边的加油站加油吧。这是张先生的估算。为什么遭到一伙人砸车不赶紧逃走,而是开了没一会儿就停下来看车呢?因为他十分爱惜自己的车子,每三天就要洗一次。张先生每个月会给儿子500元的生活补贴,东东基本都花在了车子上:小区的停车费就100元,油费还有300元。

游戏、车子,这是东东的两大爱好,还有一点,就是头发。初中毕业后,他就出去学了两年理发。因为身材矮小,东东特别喜欢让自己的头发竖起来,来显得自己高一点。一个16岁的女孩都比他高。张先生十分愤懑,他们(指张坤)看到东东,就察觉不到杀错了人?

张坤、徐常喜、胡超、殷壮壮均无业,作案用的刀具是从一名在逃犯家中拿出的,那几把刀长期放在那位在逃犯的家里。张坤等人逃跑时,在逃犯资助了他们几千元的路费。这个在逃犯和张坤他们是朋友,也可能经常打架。司法机关有如此推断,他(指上述在逃犯)至少涉嫌窝藏罪。

(记者 赵岑雨)

济南白癜风医院

成都医大医院

成都军大医院

武汉玛丽亚妇产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