矿用通信电缆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矿用通信电缆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新闻】代工获利少仿冒曾是支柱莆田鞋转型要逆袭

发布时间:2021-01-08 09:59:42 阅读: 来源:矿用通信电缆厂家

郭景在查看准备发货的鞋子,他没有开实体店,全部线上销售。

安福家园电商街,曾经的仿冒鞋集散地。

代工后仿冒获利多→打假之下谋转型→借助互联网直销→山寨鞋要变电商军?

今年4月21日,“中国质造”首站——莆田转型升级启动仪式在福建省莆田市举行,莆田首批17个自主鞋业品牌在阿里巴巴旗下淘宝、聚划算平台鸣锣开卖。

这是一次典型的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的活动,阿里巴巴和莆田鞋业的关系进入蜜月期。但在此之前,两者关系似乎不太好。据公开消息,2011年,阿里巴巴宣 布公司约有1100多名中国供应商涉嫌欺诈,其中多数供应商来自莆田,时任CEO卫哲为此辞职;而在去年7月,据媒体报道,因一名员工违反了公司将“福建 莆田客户列为不诚信客户”的销售规定,阿里巴巴开除了该员工,随后引发官司。

从打假到合作,其间的转变,双方似乎已“不计前嫌”,对莆田鞋业来说,阿里巴巴仍是“逆袭”的首选,但现实中,“仿冒蛋糕”的甜蜜诱惑依旧存在。

文、图/广州日报特派莆田记者 蚁畅

39岁的郭景,如果不是有一口低沉沙哑的声音和丰富的创业史,看起来就像30岁不到的小伙子。对于4月21日这一天,他已经等了差不多20年了。

代工获利少仿冒曾是支柱

来自莆田东星村的郭景,20岁不到便出门打工,在东星村,这是再普通不过的人生道路之一。

上世纪90年代,莆田代工鞋厂林立,车间工人并不是一份难谋的工作。郭景进入一家台湾人开设的代工鞋厂,专门做耐克、阿迪达斯等品牌的鞋类代工。

郭景兢兢业业,从2万多人的厂子里慢慢往上爬,最终做到了B级工程师,拿到6000多元人民币的月薪,这在东星村村民的口中,已经是了不起的收入,郭景算是一名成功人士了。

但在莆田浓烈的创业氛围影响下,郭景还是选择离开鞋厂。“种过菜,赔了,做牛仔裤,赚不到钱,做过很多种生意。”郭景说。

“也做过一段时间仿冒鞋生意。”4月21日,郭景坐在自己的办公室,沏茶时他说,曾经接了一个仿冒鞋的单,但开工之后,还没交货,对方被抓起来了,货款付诸东流。

2013年,郭景正式注册成立了一家体育用品有限公司,“接很多代加工的单,也一直在考虑,要不要有自己的品牌。”

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,莆田鞋厂几乎代工了全世界多数知名鞋业品牌,许许多多的莆田人据此发家致富。与此同时,由于名牌鞋的制鞋工艺完全对企业敞开,某种程度上,获得制鞋技术如探囊取物,大量的仿冒鞋开始出现,并充斥市场。

“仿冒鞋,很简单,做的工艺几乎一样,自己只要再贴个牌,就可以卖出名牌价钱,还免去其间各种专利费用。”在莆田安福家园,一名鞋商说,在商场看到很便宜的折扣价名牌鞋,“极有可能就是仿冒鞋。”

这在现任莆田副市长蒋志雄看来,是一个“必经的阶段”。4月21日,蒋志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仿冒鞋是整个市场发展过程中一必然现象,“这是一个过程,从代工、仿冒到自主品牌,我们还在这个过程中,不能说一下子一步到位。”

郭景也追过一阵子的风,但那次仿冒单“泡汤”还是让他心有余悸,“第一,赚这个钱风险太高了,第二,还可能波及公司。”

但在曾经著名的仿冒集散地安福家园,多名鞋商则表达了对仿冒行业的“眷恋”。小春(化名)在安福家园混迹多年,他说,如果没有曾经仿冒行业带来的高利润,就没有莆田鞋业今天,“仿冒鞋曾经是莆田鞋业的支柱,自主品牌不行,如果只做代加工,那只能吃到很少的饭。”

这种说法,多数时候来自坊间,而莆田政府对仿冒鞋的打击也在进行着。去年11月,莆田经侦大队根据阿里巴巴提供的信息,与上海、浙江、广东警方联合行 动,在莆田、上海、杭州、广州等地抓获11名犯罪嫌疑人,他们涉嫌非法制造、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,同时,有5万多双假冒品牌运动鞋被查获。

“尤其在最近几年,我们的打假力度逐年加大,其中网商平台的配合很重要。”莆田经侦大队一名政委告诉记者。

从“黑名单”到“好朋友”

莆田打假,一直和阿里巴巴集团分不开,某种程度上,阿里巴巴对莆田鞋业的沉浮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。

“在这个时代,网络平台是捷径,登录这些网络平台,是最快的成功之路。”郭景说。

但在过去几年,阿里巴巴和莆田鞋业的关系似乎不太甜蜜。

2011年,阿里巴巴发布公告称, 2009和2010年,分别有1219家和1107家中国供应商出现涉嫌欺诈的行为。

这份公告进一步显示,这些涉嫌欺诈的中国客户中,多数来自莆田。

坊间猜测,“阿里巴巴和莆田鞋企干上了。”不过,在郭景看来,这个说法并不成立,“我觉得不是针对莆田,如果其他鞋企诚信经营,阿里巴巴依然会开门欢迎的。生意就是生意。”

阿里巴巴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2015年年初,阿里巴巴的“小二”来到莆田,和莆田政府联系,探索莆田鞋业转型升级的契机和办法,“莆田政府的反应很热烈,对转型升级的渴望也非常强烈。”

4月21日,“中国质造”首站——莆田转型升级启动仪式在莆田举行。阿里巴巴和莆田鞋业,似乎结束了此前的对立,进入了蜜月期。这种转变是如何发生的?

当天活动结束后,阿里巴巴集团零售事业群总裁张建锋面对本报记者的提问时说,我一直提阿里巴巴和莆田是在“碰撞”,其实说碰撞,可能两败俱伤,也可能擦出新的火花。“今天我们自豪的是,阿里巴巴线上消费品有非常大的能力,同时我也相信,莆田制鞋业也有这个能力。”

不抓住这次机会就没有了

国内多数鞋业品牌都诞生自福建,在郭景看来,他生产的“玩觅”,只是一个小品牌。

但或者恰恰因为品牌小,郭景借着此次莆田政府与阿里巴巴合作的东风,在互联网上“火了”一把。

今年4月,莆田市长翁玉耀代言的7款莆田鞋在淘宝鸣枪开卖。“我们的员工搬了一个音箱接上电脑,然后手机开了录音,放在音箱前。”郭景描述,他听到音 箱里传出接连不断的下单的“叮咚”声,由于短时间内下单数量太多了,“基本上只是不停地听到'叮','咚'是听不到的。”

几乎是一炮而红,郭景生产的这款鞋,在几天的活动里,销售额突破一千万元,单款鞋单日售出12000双,平均8秒钟卖出一双鞋。“我不知道怎么形容,又高兴,又激动。”郭景通宵没睡,精神一直是亢奋的。

郭景认为,公司成立之时,“实体店扩张”的道路已经走不通了,他渴望实现的是互联网生存,从库存直接到消费者手中,中间只有互联网渠道。因此,直至今日,郭景生产的这个品牌仍然不打算开实体店,仅仅开设了一家体验店,也是办公场所所在。

在今年之前,郭景一直徘徊在代工和自主品牌之间,也是借着这次莆田和阿里巴巴合作的机会,他生产的鞋才一下子走上轨道,“我深深地感觉到,如果不抓住这次机会,就没有机会了。”

郭景实现的互联网生存,对莆田另一个大品牌沃特来说,则稍稍显得吃力。

有人欢乐有人愁

相比之下,沃特的品牌知名度要大得多。

沃特品牌创办于1993年,曾长期进行外国品牌鞋类的代加工。2000年起公司创始人蔡金辉创立自主品牌“沃特”,以篮球鞋为主要品类。

2005年前后,沃特的实体店如雨后春笋出现在各大城市商业区,沃特一度可以和李宁、安踏、匹克等运动品牌比肩。

但近几年,随着线下市场的势衰,沃特实体店逐年关闭,产量萎缩到月均8000双。“如果不考虑转型,我们会很快死掉。”蔡金辉告诉记者。

蔡金辉面临的情况和郭景不同,他不仅要维持并提高产品质量,还要保护沃特已有的品牌资源。

4月21日,沃特的生产线仍在全线运转,除了部分代加工,大多数生产线生产的是自主品牌的鞋。站在展厅里,蔡金辉的脸上仍然可见忧愁气息,“这些鞋生产出来,不一定会上市,我们会根据市场的反应,最终淘汰掉一批。”

蔡金辉经历过“过去的战斗”,他说,以前一双鞋出来,申请专利要花很长时间,等到专利下来,仿冒鞋已经卖得差不多了。同时,实体店使得人员、渠道、库存成本急剧上升,企业有些“积重难返”,好在萎缩及时。

4月22日,郭景一大早来到公司,还有大量的库存等着发货,新一波的销售潮,按照他的估计,最终可以卖出5万双。他放弃了陪伴妻子和孩子的时间,和员工在一起,“这个时段太特殊了,我想家人会理解我。”

要打也要扶 防抄也防被抄

4月的一个白天,曾经的仿冒鞋集散地莆田安福家园小区大多数商铺都是关闭的,和以前一样,这里都是深夜繁忙,白天静寂。

时间已近下午3时,大多数店铺仍然关着门,在电商街,“新百伦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授权厂家直销”、“纽巴伦全国网络分销总站”、“美国新百伦国际集团控股有限公司”的招牌依次排开,哪个才是正品,现场的商家缄默不语。

一名不愿具名的鞋商告诉记者,在安福家园,纠结于品牌真假没有太大意义,“就算看起来像仿冒的,可能也注册过了,是合法的”,而代工、仿冒的单,“想做还是有人做,只是现在打得严,不会那么张扬。”

安福家园的现场,和“中国质造——莆田好鞋”的光景似乎是两个世界,但就像郭景所说,“谁不想做自主品牌?”

4月21日,莆田副市长蒋志雄向记者表示,目前莆田大大小小的自主品牌有数千个,其中有省市不同的分级,“目前和阿里巴巴合作的17个品牌,我们都有严格的质量控制和专利管理,以后,我们会继续推出。”

而张建锋则反复强调要给莆田鞋业机会,“光打假是不行的,疏堵结合,要打也要扶,而且,不光要防止莆田抄袭别人,也要防止别人抄袭莆田。”

时间已到深夜,郭景和员工准备下班回家,他们关灯的那一刻,电商街的许多店铺同时开灯,开始新一天的工作。

郑州看癫痫病医院费用

南昌治疗湿疹医院哪家好

天津中医皮肤病医院